君 豈 知
Author:龍英俊
RSSAdmin






2011.07
2011.05
2011.03
2011.02
2011.01
2010.10
2010.09
2010.08
2010.07
2010.06
2010.05
2010.04
2010.03
2010.02
2010.01
+++ 【轉】TF 火車上的陌生人 BY:我家寶貝 +++
2011.01.12(Wed) 00:25| 留言:(0) 引用:(0)
這文算是我家寶貝寫過最讓我喜歡的一篇,最早也是被我轉載出去她自己沒發。今天想起來找了下,還是存過來,以免丟失。


傅黎 说:
好吧你转吧.。。





西历44年。夏。

向西行驶的火车,阳光毒辣地燎过头发,氤氲出汗水咸湿的气味。

“妈的,这故事有意思。”
从喉间迸出一阵粗鲁的哄笑来,狭小的包间里大约挤下了十五个人,眉飞色舞讲着战争爆发前那些风流或下流的事迹,分喝一个壶里的啤酒。年长的独眼老头咒骂着咳清嗓子,看向左手角落:“轮到你了。”
这是个好看的青年,他或者是他们中唯一衣着整洁的人,有白皙的皮肤和一双水蓝色眼珠,尤其在肮脏混乱的车厢里,始终保持着平淡温柔的表情,使人轻易忽略过周围的高温和逃亡所带来的不安。此时他靠在车窗玻璃上,外面焦黄的田野飞快倒推过去,远处有袅袅腾起的烽烟。
“我?”他摇了摇头,“我的经历远没有大家的有趣。”
“磨磨唧唧不像个爷们。”
“让你说就说了怕他妈丢脸么。”
“我不信你没合心意的对象,有什么讲什么年轻人别太磨蹭,大家都等着。”
“真没什么好讲的啊。呵呵。”
于是男人们失望地转了视线。
“还有几天才到目的地?”
“不知道。说不好明天就被炸了。”
“玩牌么?管那么多。”
他笑眯眯注视他们放纵的生机,从包里拿出钢笔和白纸来,开始写信。

亲爱的Tezuka:
这里一切都好。我们在某个小镇停了几天时间,我收到了家里拍来的电报,他们说Yuuta断了左手,不过在战场上失去点什么就总能得到点什么,听说他们那位貌美又自恋的M(我记不清他的名字)上校给他颁发了光荣的勋章,所以我想那孩子应该很高兴。旅馆里洗澡不是很冷,但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停水,可能是敌军炸了供水系统,衷心希望那支让我没办法冲掉肥皂泡沫的军队不是你指挥的,因为我已经请求神明降最恶毒的诅咒于他们——说回来,那所神社也遭到过空袭,建筑少了大半,院前的百年古木也被劈焦了,我折了点树枝,等我们见面的时候可以去野外烧烤。
刚才列车上的伙伴们要我讲故事,但我认为他们大概不会对一个没有表情的男人和我的经历感兴趣,尤其是如果他们知道你就是害他们被迫离开家乡的恶人之一的话。他们里面有个大胡子男人参过军,但是跑了,他的腿脚被打折过不能自由移动,大概是两三年前在斯科特高地发生的事,我不知道你那时候在不在。大胡子男人的烟瘾很大,用滑稽的烟斗,味道没有你的七星好闻,但我也忍不住试着抽了一口。
好了,就写到这里。
由于前线封锁严密,我不指望这封信能到你手里。



西历39年。夏。

“Ko chan,那边桌子上的字条,能递给我么?”
“哪个?”
“就角落折着的那张纸。对。谢谢。”

Fuji:
我必须要准备为我的国家献出生命,很遗憾必须对你的家乡开战。这是军人的职责。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我们做不成敌人。

他微笑着把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对了,Ko chan好几年没回国,今天难得有空,就留下来吃晚饭吧。我做芥末梅子鱼。”
“好啊。我正好吃牛排都吃腻了。等我给妈妈打个电话。”对面温和地笑开,银白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目起来。



西历44年。夏。


人们集中在前两节车厢。
“我说了会被抓。他妈的,真背。”手里还来不及放掉牌的男人们仍旧聚作一堆。
“连个儿子还没呢我。”
“不会连平民也动手吧,这群狗娘养的。”
“难说。难说。”
他站在靠前的位置,手臂环抱起来,安静地看着敌军士兵上来盘查,大约是先锋队之类的组织,成员大多年轻精干,眼睛里燃着毒舌信子似的热切,一共四十人左右。
还有他们的领队,少校军章,笔挺的暗色军服,风纪扣一丝不苟地扣着,透过镜片安静地扫过周围喧哗躁动的人群。
“没错。真背啊。”他转过头,朝着骂骂咧咧的男人们点了点头。
“长官,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副官是个热切的高个子,看得出对于上司有近乎痴狂的崇拜。
“知道了。下车。”男人命令到,声音低沉平稳地掠过空气,然后致歉般向人群点了点头。刚才忍住没喊出声的妇女和儿童终于松脱了劲嚎啕哭起来,他看见男人眉心细微的皱褶,戴手套的修长手指扶上车门,一只脚已然踏上台阶。
呦。见面还算愉快。他呵呵地轻笑。
敌军长官又转身走回来。
“Fuji。”男人的目光陡然锐利起来。
“抱歉,我们认识吗。”他拨开周围疑惑的人,弯着眼睛理了理刘海。
“不。我想是我认错了。”
他看见他终于下车去,一转身把没寄出去那封信,揉成一团。



西历39年。夏。


“Fuji,他是谁?”
他停了收拾碗筷的动作,回过头来,好友手里拿着床头的相架,照片里严肃而清俊的男人终于微微扬着嘴角。
“我在街上拍的。”
“你又拿着相机到处找灵感了?哈哈。”
“对啊。”
“不认识的人?”
“不认识的人。”
“拍的挺好看的。”
“可惜是陌生人啊。以后还是拍Ko chan好了。这次回来又几时走?”
“算了算了我不要……”
“呵呵。”
他笑着,手习惯性插进口袋里。刚取下不多久的银色指环上体温没凉透,T.S的字母还摩挲的出。

他原打算着那是Tezuka Syusuke的意思,这会终于明白过来是Tezuka.Stranger的意思。




FIN





Name: Mail:


http://okilover.blog128.fc2blog.us/tb.php/116-b6c980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