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 豈 知
Author:龍英俊
RSSAdmin






2011.07
2011.05
2011.03
2011.02
2011.01
2010.10
2010.09
2010.08
2010.07
2010.06
2010.05
2010.04
2010.03
2010.02
2010.01
+++ 【骸雲+初霧雲】遍 地 風 流 +++
2010.02.03(Wed) 13:11| 留言:(3) 引用:(0)

大海生日快乐 =vvv= 原谅我用这种愚蠢方式限定生日时间……




CP:骸云、初雾云
尺度:全年龄
BGM:【Pas Si Simple】
提示:半架空+年龄差。试验性感受一下四人气场融合。
文:龙




遍 地 风 流




当斯佩德进屋瞧见第一人是云雀恭弥,而非上星期门口送他离去的家伙,心情上下翻腾了三周半。

在外劳苦奔波可不是为了给外人鸠占鹊巢的机会,尤其这种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斯佩德认为)。 云雀有着跟阿洛迪相距无几的脸,身上披坚执锐的精神却与之产生貌合神离的微妙差异。而今,后者一如往常安坐桌前享用早餐,最大的不幸是原属于自己的位子上坐着云雀——不管谁都好,总之是别的男人。

三人互相轻描淡写扫一眼,阿洛迪最先开口说回来了。斯佩德随意啊了一声,褪去外套挂上门口。 云雀天生同他气场不合,见人回来,连与阿洛迪难得共享早餐的兴致也败了个一干二净,喝完清咖啡甩手就走。

斯佩德保持长者固有的步伐,接替云雀刚起身的椅子,拉开来慢慢落座;又赶在云雀拧门把时闲然的说:“人都被允许犯错,只要别认为这是永久性特权。”

一句话戳的云雀几次三番冲动回身上前抄起随便什么东西跟他打一场,好在阿洛迪不容忽视的存在感切断了那些冲动。

“失聪半年也比听你废话让人好受。”——说完后又是众所周知摔门走人的桥段,只可惜时间早八点而非晚八点。斯佩德优雅拨弄左侧发梢,往杯里添牛奶:“还以为他会说失聪一年。 这次小鬼们又是什么原因翻脸?”

“还以为看他的脸你就该明白所谓吵架理由,无非一个愿挨,一个不愿打。”

“这很新鲜,嗯……大概猜得出不愿打是为什么。”

工作沾了点带领后辈的性质,斯佩德不算讨厌云雀恭弥,前提为如果阿洛迪跟他之间没那种清冷强烈又互相接受的气场。能让同居者关注的东西寥寥无几,其实云雀也谈不上激起阿洛迪的兴趣,最多不过点个头眨个眼,大致彼此看得透五成心思。 至于为何自家住所隔三差五沦为问题儿童吵架之后离家出走的首选地,斯佩德多少有点状况外。呃,偶尔骸也会跑来白吃白住,只是多半最终会被嫌烦赶走,而非如云雀一般来去自由(他没发现,这不只是被一个人纵容出来的)。

早餐接近尾声。收拾东西的阿洛迪好像想起之前某些对话:“但我不否认,你的那些说教的确,总能让人炸毛。”

“包括你?”斯佩德把盘子递给上前。

“这就取决于你怎么想了。”







然后云雀就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撞鬼几率太高,白日瞎晃悠一整天,傍晚踏入习惯性光顾的餐厅,竟然再遇那两个人。

碰见阿洛迪当然没什么,他们口味类似,爱上同一处吃东西。可惜今天,令人食指大动的红烩饭不能让他高兴,毕竟斯佩德也在。对方目光若有似无飘来一眼,夹了几分戏弄。此时退出门外不符云雀面对挑战来者不拒的性子,刚好阿洛迪也瞧见他,于是干脆走上前坐了一桌。

颈间打着漂亮丝巾的女服务生甜甜蜜蜜递上菜单,眼瞅她眉飞色舞冲斯佩德抛媚眼,云雀就知一定是个新人。对比云雀写满整脸的不高兴,阿洛迪倒见怪不怪,食指点了点几个名字,随后看着女服务生说谢谢。

斯佩德只说“要的跟他一样”,从头到尾并没有望人一眼,反倒兴致勃勃托腮瞅云雀,等人走后继续看着他,说:“那位小姐的睫毛膏很像两把鞋刷,你说是不是?”

云雀肯定没答话,斯佩德便自作主张进入状态:“我不记得她是否曾与六道骸调情,确切说,这里的她们和他们,很多人都跟骸擦身而过,有些甚至擦身上了床。”

“如果你自以为是的认为,继续自说自话就能激怒我,省省吧。”

六道骸同样是这里的常客,原因无需多做注解。接过送上前的饮料,喝了口,这次云雀彻底懒得看服务生是男是女是人是鬼。斯佩德马上欠揍的摆出你承认了你不想听的表情,可惜再次被无视。阿洛迪依旧不做声,由他们大眼瞪小眼,转脸打量窗外。

如数收下冷钉子,斯佩德不再继续,话锋一转文不对题:“我有个朋友,十三岁开始做非应招的telephone girl,十七岁被揭穿是个枪法一流的练家子,之前目的是索取自己所需的情报。又两年后跌破众人眼镜,变成C区地下那条街的头牌,身边男人无数,上至议员精英下至地痞无赖,但凡出得起钱想上就上。这种人最终都有个言情小说般的结局,她死于一场车祸,而非暗杀;先前所有八竿子打不着的经历那刻起统统成谜,成为社会版末尾小广告上方一条讣告。她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但你知道,最八卦的是什么——死时她脖子上挂着多年未变的小盒子,最初所有人猜测里面会是保险箱密码,甚至国际间谍情报钥匙,实际上只是半张男人的照片。”

怎么看都像老生常谈胡编乱造的鬼话。云雀半听不听终于还是听他啰嗦完,眉毛挑的高过了刘海,他有点急躁,为什么晚餐迟迟不见。的确,这个时间点人满为患可以料想,拉高级应招生意的皮条客也开始西装革履频繁出没。云雀没有参与群聚的理由,也没有马上走人的借口。斯佩德的声音拥挤在人与人之间,他继续自顾的说:

“六道骸这个人呢,既可以从烟囱里爬出来说是给个惊喜陪你过圣诞,又可以偷花店刚刚喷了水的一大把天堂鸟塞进你被子里找揍,甚至可以当街抱着电线杆子跳钢管舞给你看,呃,如果你当真希望他这么做当然我肯定你不会。”

几次三番打断这段话的念头此起彼伏,问题是斯佩德的食指一下一下点着桌面,叩击声微不可闻——正如方才,点餐时阿洛迪指点菜谱的姿势。这一下一下带有不容小觑的催眠功效,至少当前对于云雀来说的确有。他竟然安分的听他从头说到尾。

抽烟几十年的男人,手指散发的烟味是种危险,不过,这种危险漫延之前就被当事人主动切断。斯佩德继续收放自如的调侃:“我那个朋友跟六道骸,看似同样的遍地风流,同样四处留情毫无贞洁观;也同样装了满腔热烈到不能自制的爱意。但你可知,他们的区别在哪。”

关子尚且卖着,手机就能响得如此不合时宜。沉迷于工作的男人总有不可说的魅力。新任务到手,上面交代的毋庸置疑,马上就走。 收起电话,斯佩德多看阿洛迪一眼,起身离开,乃至完全不向云雀解释还没完的故事要怎么办,临走时伸手按了按阿洛迪的肩,未曾多言。 菜还没开始上。

剩下二人共守默契的安静并未持续几分钟,阿洛迪依旧斜眼望窗外,却慢吞吞开了口:“……她把爱人放在胸前,直到死时才被觊觎者们发现;六道骸把你肩并肩放在身旁,他是巴不得全世界都能……”

“什么时候居然连你也——”云雀恭弥迅速打断这些话,他最不愿阿洛迪跟那两个家伙同流合污,嘴里尽是针对自己的教导。然而不幸的是云雀再次被反过来打断。 “闭嘴。”阿洛迪终于转过头,侧脸沾了点笑,一个音一个音念得很随意:

“因为他以你为荣。”






盘子终于端上来,热腾腾的吃食五颜六色,红酒在灯下忽闪。云雀低声哼着,动手一丝不苟的切开牛肉。阿洛迪好像并不饿,也许只是单纯打算聊聊:“六道骸这种蠢货,此刻一定正在什么地方等你。”

云雀终于配合笑了笑:“有本事他就等成化石。”

“遇人不淑。”——这是阿洛迪的话,指向性不明。接着他又说的有些深远:“不知等成化石需要多久,至少这比求婚来的简单。”

没给任何人嘲笑的机会,云雀的手机也开始嚷。 现在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对方还能有谁。


“喂。”

“在哪?”

“吃饭。”云雀抬头四周扫了眼,“老地方。”

“找到了。”

伴随未落的话音,就见不远处有谁试图穿过来来往往的服务生,正朝这边走来。 对着空余忙音的电话,云雀出了好一会儿的神,终于收回口袋。他默默站起来张望,就这样双眼一直望着他。

果然不是块能熬成化石的料——此乃阿洛迪最初也是最终对骸的评语:什么玩意,分明二十四小时都等不及。





FIN


用阿洛迪这个翻译纯粹听着顺耳。

恭喜壽星再添高夀 vvvvv






Name: Mail:

2010/02/04(Thu) 00:37:38| 望月大海
欧漏龙帅哥我是个大妈一压胸部很疼的!!!【喂!】【话说这到底是为啥·····
2010/02/03(Wed) 23:52:45| 龍
/_ 來吻吧(直接壓倒
2010/02/03(Wed) 23:25:38| 望月大海
龙英俊!!!龙帅哥!!!龙靓男!!!
噢噢噢噢噢初雾云真美!!!骸云真美!!!!
虽然你没加入我后宫【咦】但是!!!来吧快让我吻你~~~~~!!!XDDDDD

http://okilover.blog128.fc2blog.us/tb.php/35-15b79f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