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 豈 知
Author:龍英俊
RSSAdmin






2011.07
2011.05
2011.03
2011.02
2011.01
2010.10
2010.09
2010.08
2010.07
2010.06
2010.05
2010.04
2010.03
2010.02
2010.01
+++ 【about 18】美 色 +++
2010.03.12(Fri) 16:53| 留言:(0) 引用:(0)

About:云雀 恭弥
BGM:【Concerto for Cello and Orchestra in E Minor, Op. 85】




美 色



a.


手起刀落斩下的是颈项,是前尘因果,是盘根错节的人情世故,是归乡门前一条近道,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尘埃。

他的拐被夕阳舔红,火烧云又被他目中迸溅的血水晕染。在这世界,摒弃可以为之死为之生的利害,就只知自己想要的。 英姿勃发的面容即将狂妄的怒放,叫人等不及亲吻他的脚趾。十五岁以前已经懂得守护,美其名曰独占欲的一己之私从校园蔓延向整个标有他名号的田间地头。无外乎这种张牙舞爪的姿态夺目至极,乃至有人不得不带着娇宠的脸色任其自生自灭。 可惜天地绝不会万古不变仅仅保留这块须臾之地,转眼守护的理由已经圈养不住他。某个寻常之夜他学会了寻找,类似野生动物对血食的嗅味触觉,目光尾随身边暧昧闪闪的指环。他的眼被牵着走,步子却我行我素朝往另一个方向。





b.


你等他宽衣解带,犀利的眼勾着扎手的短发毫不伪装,生出靡刺的模样。喉结连接泛起青森血管的下颌,与耳骨连接耳垂的线条汇合在颈侧。他的喉结滑动一分,领带就继续向下拉开一分。西装腰围尺寸圈住摩挲肌肤的紫色衬衣,衣料下端被人割出裂痕,腰肢裹在其中慢慢蹭。裂缝继续顺尾椎往上延展。撕坏一根脊椎,撕坏蝴蝶骨温热的触感,撕坏领口肩头突出的骨骼。 剩下却又是和服漆黑的纹理叫人捉摸不透,胸前两根肋骨潜在阴影中时隐时现。黑色布纹的确贴合微微发汗的皮肤,乳头或许也能被看穿。 腰间束带的结已死,衣褶在下摆盘根错节。但只需一把火便可将它焚烧殆尽。点燃火苗的人吮吸他的膝盖骨,舌尖抚摸下,战栗随灼烧的火苗远远传开,直惹得喉结发出微弱一声响,左腿终于慢慢舒展。右腿已经曲成斜角,脚趾在袜子里动了动,脚踝处破了一道口,脚踝皮肤像下颌那样薄,血管也像下颌那样青森。一条光裸的小腿从和服底下滑出来。





c.


等待的路途灌满烟幕,因此他从不知等待是什么,只管随性而奔。徒手越过山川河流,脚下的海弃之一旁,头上的天忽略不计。水中有个黑发黑眸的倒影冲过来,他连看一眼的时间都省去了,直接踩踏这倒影的头颅,笑着继续向前跑。 人间四月,花枝在树梢摇摇欲坠,向着天转红的那一朵依旧向着天转红。轻巧的手腕在空气里绕来绕去,青草丛中飞身掠过,他的指间夹住一根烟,湿气顺着唇齿鼻梁一路攀上合起的眼尾。

眼见的不是酒绿灯红,不是荷叶上一滴露珠,不是情人信誓旦旦的谎言。 注定以筋骨血肉铺成的道路实则没有回头余地。他不是从没有后悔过,只是没人告诉他后悔是什么。

当悲剧开始充作走向崇高的死,他在永不停歇的迈进中却看见,崇高从悲剧里走向生。





d.


十年前,有个一身风流韵事的人曾说:保护你,只用右眼就足够了。

当时他都提不起兴致去辩驳厮打。 不过是哼了声,慵懒接下对方递来的红酒,再撩开眼帘,向他一望。



而那句玩笑的后半段是:剩下的左眼,我会用来看看你。



他不清楚自己是否还记得这句话。






FIN


……我真是玩够了(喂





Name: Mail:


http://okilover.blog128.fc2blog.us/tb.php/56-15701bd4